返回顶部
分享到

正午的阳光下,我看见一片稻田

渝州网评 2021-11-2 09:14 2675人浏览 65人回复
原作者: 雪凝 来自: 山城都市 收藏 邀请
摘要

正午的阳光下,我看见一片稻田正午的阳光下,我看见一片稻田一个打着赤脚的老农手握镰刀正坐在田埂上打盹秋收过后,稻田即将静止一种苍老的声音溶解于镰刀的叹息老农在时光里变成了无声的语言正午的阳光下,我看见这 ...

正午的阳光下,我看见一片稻田

一个打着赤脚的老农

手握镰刀正坐在田埂上打盹

秋收过后,稻田即将静止

一种苍老的声音溶解于镰刀的叹息

老农在时光里变成了无声的语言

正午的阳光下,我看见这片稻田

独脚稻草人

依旧站立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稻田里的梦

注定是老农不停劳作的农事

他的一生就在就样的梦里耗尽

从此,我将总是在半空中写诗

一座山,就这样矮下去了、最后被夷为平地

树砍了、鸟飞了、花死了、草没了

继而一幢幢十八层电梯高楼挺拔而起

每个单元都有了主人,我住十三楼

宁静消失了,灯火却明亮了

从一楼到十八楼,每天都有故事发生

我不想写每一层发生了或即将发生的故事

避免写到一些让我尴尬或心疼的事

我只写我在十三楼写诗,因为诗是圣洁的

那些动词、名词和形容词

那些情境、氛围、叙述与想象

在健盘与鼠标中移动

就像这幢十八层楼房,排列成诗

而诗不是楼房,仅仅是方块汉字

我住在十三楼,恐高的我心底空虚

也许从此,我将总是在半空中写诗

有时,写到鸟、树、花和草

我的手会禁不住一颤

真怕有一天,在半空写成的诗

从十三楼跌下去,摔成一堆废品

写写我的老圩上和生活在老圩上的人

很想写一首诗,写写我的出生地老圩上

和生活在老圩上的人,那是我在这个世界上

最不敢、最不可忘掉的命脉之地

这次和以往不一样,回到老圩上

田坎上少了许多熟悉的身影

那些叫着我小名的人,都相继搬家了

搬到河对面那座叫渡头埂或银子坑的山坡上

我多想我的乡亲,一个不少地活着

永远不死,在老圩上欢欢喜喜、热热闹闹

我们的老圩上,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寂静

让我回乡的心境凄凉

那些我不认识也不认识我的年轻人

斜着眼说:喂!你是谁家的客人……

在这首诗里,隐藏我失多少落的心情

和流不出来的泪水

我孤寂地坐在那棵老树留下的记忆里

掩面轻泣……

游江感怀

不能融入人群,那就融入钟爱的山水吧

今天远离城市的喧嚣

走近一条亲切的、温暖的、壮丽的江

此时,请允许我深情地说一声

章江,我的母亲河,我深深地爱着你

我是章江河里一朵小小的浪花

以一个诗人的身份

从没有停止过对这条江的赞美

干涸的诗情在章江的情怀里怒放

我深怀敬畏地静静地倾听

章江缔造无数奇迹的沧桑历史

魂牵梦萦的章江河啊!

你是一条生命之河,时而温柔娴静

时而却又粗犷豪放,生动的流水声

犹如涌动的温情

荡涤我心中火焰般的乡情

此前,我从未觉得山与水有如此魅力

竟然把一首诗感动得热泪盈眶

江面的水鸭、白鹤,以及时隐时现的鱼群

在我今天的游江之旅多了许多快乐的旅伴

这是一条大自然恩赐的美景之江

虽然不及长江、钱塘江,但两岸森林的绿

或深浅不一的草地和花朵

沿江而上,都是章江特有的风光

足以把游人的心引入一片原始的静美

酒杯里的泪

今晚,端起这只残缺的酒杯

我想起了父亲

酒杯里的一滴酒

转来转去像我眼里的一滴泪

随着一声叹息

我听见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疼痛的手指,血流如注

父亲楞在原地,一滴老泪

砸在地上,也砸在我的心上

如果,残缺的酒杯

还能斟满父亲爱喝的老白干

我会静静地坐下来

陪着父亲有说有笑

对饮三杯

多想把这只罪恶的手

剁下来,用泪水的热度

融化成一片玻璃

把酒杯的缺口补好

跪在山坡上

为土里的父亲斟满一杯老白干

无法想像更多

无法想像更多

那一棵即将枯萎的野菊花

根部已经放弃生命

只有那朵像太阳一样的花蕾

在黄了的色彩里嘶喊

无法想像更多

秋天是美还是愁

多少像野菊一样的生命

在这个金黄的季节

恋恋不舍与大地作别

卑微的生命

被这个以美著称的季节剥夺

它向谁唯权

可自然生长的季节

谁又能定它的罪!
推广广告
星点云香港服务器,CN2高速连接,ping值低可免费换IP,安全稳定,技术团队24小时在线稳定无忧
本文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热门问答
山城都市汇集了重庆的新闻、梦想、公益、文化、房产、汽车、财经、健康、美食、旅游、教育、时尚、娱乐、情感等大量内容,为重庆网民朋友们提供最新最全的重庆生活资讯,爱上生活,爱上重庆,让我们带您走进重庆,了解重庆!山城都市力创重庆最具影响力的网络媒体!
  • 官方百家号

  • 官方头条号

  • 官方搜狐号